您好,今天是
主页 > 资讯 > 健康资讯 >

隔江楼治病鬼的王辉

2018-02-13 10:41| 查看:|发布:李时珍国医院 - 编辑周
摘要:明崇祯初年,有一个医术高明又有仁心的医生,王辉。他经常妙手回春救人性命。 只是王辉为人谦和,也从不托大,出门诊视并不需要什么车马轿子来请,自己一人独来独往既可,因此...

  明崇祯初年,有一个医术高明又有仁心的医生,王辉。他经常妙手回春救人性命。

  只是王辉为人谦和,也从不托大,出门诊视并不需要什么车马轿子来请,自己一人独来独往既可,因此这附近的居民都对他的医德敬佩不已。

  民间奇闻-隔江楼治病鬼

  王辉就居住在江边,若是病人家在对岸,他便驾着一叶扁舟横流北渡,因此平时都是将舟系在江边的一栋阁楼下。

  此楼名为隔江楼,原是本地一个大户人家的千金所住,这家女儿名叫大姑,此楼即是她的梳妆楼。

  不想后来有一天大姑因为些琐事和家人争吵了几句,一时想不开就在楼中上吊自杀了,死时芳龄才一十六岁。

  自大姑死后这楼就锁了起来不再住人,王辉心中也觉得不太吉利,所以就不敢再将舟船系在这里转而改系他处了。

  过得数月,有一日他驾舟去对岸人家给病人诊视,待看完病之后主人对他盛情款待,留他在家中吃饭饮酒,一直到晚上二更过了才酩酊而归。

  王辉谢绝了主人相送的好意,独自一人驾舟,不到片刻就划到了隔江楼旁。

  此时云淡风轻月光皎洁,岸边芦花随风轻轻摇曳,江面上水天一色波光粼粼,真可谓美景如画,王辉为之心旷神怡,不由仰天长啸数声。

  啸声未落忽闻楼上有人低声呼道:“王先生,这么晚了你才回来吗?”

  王辉醉中顿时忘了此楼已经很久无人居住,他循声抬头望去,只见隔江楼上大姑凭栏独立,身姿绰约云髻雾鬓,双眸如水眼含笑意,身上的裙带随风轻轻飞扬,容貌和生前一模一样。

  王辉因为以前曾经给她看过几次病,所以对她的音容笑貌都很熟悉,此时又见楼中有点点灯火,不觉感到一阵恍惚,一时忘记大姑早已死去多时了。

  他手上加了把劲将舟停在楼下,问大姑道这么晚了为何还一人独自站在楼上。

  大姑听罢先是笑笑,接着便请他上楼来喝杯茶再说。

  王辉因酒醉正感口干舌燥,听得此言心中大喜,于是欣然舍水登陆缘梯而上。

  到了楼中大姑将他请入闺室之中坐下,只见房中干净整洁,家具摆设仍如从前一般。

  过得一会大姑便端上香茗请他饮用,王辉将茶端在手中,只觉芬香扑鼻入口甘醇,他心中欣喜万分,赞不绝口。

  大姑见他很是高兴,这才张口对他说道:“奴家平日让您费心,几次得病都仰仗您的神医妙方才得以痊愈,到现在没齿难忘。可如今到了地下,却又得了鬼病,本已死了一次不堪忍受再死一次,所以还请良医能再给我医治一下。”

  王辉听后也不以为意,如同往日一样让大姑伸出手来为其把脉,没想到刚刚搭上大姑的腕部,忽觉触手之处冰凉渗骨,他一惊之下这才记起大姑早已死去几年了。

  可是此时他身在醉乡,心中却并不感到害怕,反而好奇的问大姑道:“人死都死了,还会害怕有病吗?”

  大姑回道:“是的。其实鬼的病和人的病是一样的,都是因为生前所积累,而不是死后才得上的。

  比如奴家当初因为负气投缳,其气郁结在胸部,以至于死后才是这个症状,所以虽然看起来是以人医鬼,其实还是以人医人啊。”

  说完便拿出纸笔,目不转睛的看着王辉,请他写下药方。

  王辉三两下便将方子写完交与大姑,顺便问她道:“冥中难道也有药房吗?”

  大姑回道:“地藏王菩萨广施慈悲,在枉死城中设立药局已经有一千多年了。”

  民间奇闻-隔江楼治病鬼

  王辉此刻了无惧意谈兴正浓,于是又一边喝茶吸烟一边和大姑聊起九幽风景来,大姑为他一一叙述,都和平时世人所说的不太一样。

  正说着说着王辉忽然戏问大姑道:“我听说缢死鬼的样子非常让人恐惧,可是怎么今天见你却不是这样子啊。”

  大姑一听,正色作答道:“我感激您的恩德还来不及呢,怎么能让丑陋的形状惊吓到您。”

  王辉却一直说是不信,再三强求大姑想要看看,可大姑却始终不肯。

  此时王辉恰巧正在吸烟,见大姑迟迟不愿现出原形,于是含了一口烟便向大姑脸上喷去,如此一连喷了数口,大姑实在抵御不住,向他惊呼道:“您非要逼迫奴家现形,若是让先生受惊,可不是奴家的罪过啊。”

  话音未落就听四处鬼声哀鸣,王辉定睛一看,大姑的一头乌发已经披散下来,面上愁云密布,两只死鱼般的眼睛鼓出瞪着自己,一条猩红的舌头吐在嘴外,颈上还有一条锦帛悬着,双手下垂动也不动。

  王辉一见只惊的魂飞魄散肝胆俱裂,大叫一声便从凳子上摔了下来,一宿的酒意瞬间就醒了过来,自觉双腿软的象棉花一般无力行走,只能勉强从地下翻身爬起,暗中感觉到似乎有人扶着他一直走到楼下,还来不及登上自己的小船就昏倒在江边的芦花深处了。

  民间奇闻-隔江楼治病鬼

  待得天亮王辉才悠悠醒转过来,抬头一看楼上并无半分人影,于是仓皇起身登船而归,自此隔江楼下就永远没有人敢去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