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好,今天是
主页 > 资讯 > 健康资讯 >

蒋健治疗脾胃病证四则

2018-02-10 13:40| 查看:|发布:李时珍国医院 - 编辑杨
摘要: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曙光医院内科蒋健教授认为:经方为圣,古方为神,配合应用,疗效相乘。兹介绍其治疗脾胃病医案数则。 黄芪建中汤、大建中汤合四君子汤治疗胃痛 黄某某,女...
  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曙光医院内科蒋健教授认为:经方为圣,古方为神,配合应用,疗效相乘。兹介绍其治疗脾胃病医案数则。
  黄芪建中汤、大建中汤合四君子汤治疗胃痛
  黄某某,女,56岁。胃脘刺痛20余年,夜半为甚,加重1周。大便日行3次,质稀。纳少,面黄体瘦,舌淡红,苔薄白,脉细弦。证属脾胃虚寒型胃痛。温中补虚,缓急止痛。黄芪建中汤、大建中汤合四君子汤加减:黄芪15g,桂枝10g,白芍15g,甘草12g,大枣10枚,生姜3片,川椒6g,白芷30g,党参12g,茯苓30g,白术15g,半夏12g,煅瓦楞40g,7剂。二诊:诉服药第4剂即胃脘刺痛消失至今,胃纳增加,大便改善。
  患者慢性胃病20余年,呈脾胃虚寒之象,温中补虚是治疗原则。黄芪建中汤重在补气建中;大建中汤重在温中散寒,之所以用白芷代干姜,是因为瘀血刺痛,白芷有活血作用;因虑大便稀多,嫌黄芪建中汤健脾力有未逮,辅以四君子汤,重用苓术。方药虽平淡无奇,但一增一减、剂量轻重变化有度,体现导师蒋健临证辨治处方细腻之处。
蒋健治疗脾胃病证四则
  苓桂术甘汤合良附丸治疗产后胃寒肠鸣
  朱某某,女,29岁。产后导尿3日,因发热而静脉点滴抗生素。但觉胃寒,肠鸣,大便日行3~4次,质稀,乳汁极少,舌淡红,苔黄黑腻(服用益母草冲剂染苔),脉细弦。证属产后胃寒泄泻;苓桂术甘汤合良附丸加味:茯苓15g,桂枝10g,白术15g,甘草6g,香附15g,高良姜9g,泽泻15g,车前子15g,椒目3g,防己12g,4剂。另以炒麦芽代茶饮用。二诊:药后胃不寒,肠不鸣,大便正常,守方7剂以资巩固。
  《景岳全书》:“产后气血俱去,诚多虚证。”胃寒、肠鸣、泄泻、乳汁极少,均为脾土中阳不足,寒饮内生,水走肠间而致,当以温药和之。苓桂术甘汤温中健脾,取良附丸助阳温胃散寒;再取己椒苈黄丸中之防己、椒目,加泽泻、车前子加强渗湿利水,“利小便以实大便”。使寒从中散,饮从水去,所以立效。
  厚朴生姜半夏甘草人参汤合左金丸、越鞠丸治疗顽固性嘈杂
  徐某某,女,61岁。嘈杂、恶心2年余,伴胃脘胀,嗳气,大便质烂、含不消化物,舌痛,舌淡红,苔薄白,脉弦。诊为脾虚嘈杂,初诊二诊经香砂六君子汤、参苓白术散、橘皮竹茹汤、旋覆代赭汤、丁香柿蒂散等方治疗,诸症均去,惟嘈杂仍旧。三诊遂投厚朴生姜半夏甘草人参汤合左金丸、越鞠丸加减:厚朴15g,生姜3片,半夏12g,甘草6g,党参15g,川连10g,吴茱萸6g,香附20g,川芎12g,栀子12g,白芍15g,连翘15g,神曲12g,黄芩10g,蒲公英10g,煅石膏10g,当归12g,陈皮12g,茯苓15g,服24剂药后,嘈杂减去大半。四诊更以龙胆泻肝汤7剂,五诊时云嘈杂、恶心又起如初,再予三诊方7剂。六诊:服药2~3剂嘈杂即减,恶心止,现嘈杂去十分之九。续方7剂,后随访云嘈杂尽除。
  前两诊治疗仅仅着眼于脾胃,症状改善,惟独对嘈杂无效。三诊改投厚朴生姜半夏甘草人参汤合越鞠丸、左金丸加减治疗方始有效,四诊改投龙胆泻肝汤无效,五诊又起用三诊方又有效,是厚朴生姜半夏甘草人参汤合越鞠丸、左金丸真有效也。“嘈有虚实真伪,其病总在于胃……”,但《证治准绳·嘈杂》指出其与肝也有密切关系:“嘈杂与吞酸一类,皆由肺受火伤,不能平木,木挟相火乘脾,则脾冲和之气索矣。”厚朴生姜半夏甘草人参汤健脾温运,散滞除满,更以越鞠丸疏行气解郁,左金丸清肝泄热,肝胃同治,清降消补,故获良效,颇值把玩。
  橘皮竹茹汤、小半夏汤合香薷饮、平胃散治疗恶心
  蒋某某,女,61岁。恶心近1月。刻下始终有恶心感,伴嗳气,胃脘嘈杂,食后减轻,口苦,舌红,苔薄黄腻,脉细弦。恶心属于湿阻胃逆,化湿,和胃降逆:橘皮竹茹汤、小半夏汤合香薷饮、平胃散加味。陈皮15g,竹茹10g,姜半夏12g,柿蒂30g,槟榔6g,莱菔子6g,香薷10g,扁豆12g,苍术10g,厚朴10g,藿香15g,佩兰9g,7剂 。二诊:服上药1剂即诸症均瘥。
  《金匮要略》:“呃逆者,橘皮竹茹汤主之。”恶心与呃逆虽有所不同,而病机有相似之处,故可和胃降逆治恶心。师之高明之处在于更以香薷饮、平胃散除湿和胃,以助降逆之功。盖湿为阴邪,易阻遏气机,降逆加除湿,所以奇效。
  旋覆代赭汤合木香槟榔丸治疗嗳气
  孙某某,女,54岁。近来嗳气连连,频发难止,大便困难,舌淡红,苔薄,脉细。属肠道积滞、胃气上逆。治则与方药:降逆止噫,行气导滞;旋覆代赭汤合木香槟榔丸化裁:旋覆花10g,代赭石15g,党参12g,半夏12g,甘草6g,白术15g,茯苓30g,青皮12g,陈皮12g,木香10g,槟榔12g,厚朴10g,枳壳10g,路路通10g,三棱10g,莪术10g,川连6g,柿蒂12g,刀豆子12g,7剂。二诊,嗳气止,大便舒。
  导师对嗳气病机持有独到看法,认为有三种情况:第一种是单纯胃气上逆(可由多种原因导致),第二种是肠道积滞影响胃气下降,第三种是上述两者兼而有之。本例患者嗳气频作兼大便难,即属第三种情况。盖胃与肠相连,宜降宜通;和胃降逆有助于下气宽肠,反之亦然。旋覆代赭汤降逆除噫,木香槟榔丸导滞宽肠,两方合用为佳。